今日最新:程映萱到宁洱灾区检查烤烟生产恢复工作薛蛮子因患有严重疾病已取保候审王敏定律:?个落马者都是两面派甘肃天祝爆炸事件49人受伤 20多名专家协助救治王石川:别把“外国帮我们反腐”仅当笑谈甘肃山丹1座煤矿发生安全事故 10人被困井下网友曝浙江苍南城管打人引近千人围观(图)胡锦涛抵达俄罗斯出席APEC会议石原慎太郎长子批野田“国有化”方针鲁莽美军专家称钓鱼岛问题可能升级为小规模战争白恩培当选云南人大常委会主任 秦光荣当选省长蒙牛改期牛奶流通揭秘:食品业临期产品存隐忧环球时报:香港反对派去白宫“告状”是步臭棋联合国将妥为公布钓鱼岛领海基点基线坐标表老虎咬死女游客涉事公园明日恢复开园西藏学者奉劝达赖喇嘛:复辟没出路分裂无前途袁隆平呼吁国家把补贴石油钱用来补贴农民
欢迎访问app下载中心520!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

织太((嗯首po

来源:网友投稿 时间:2019-07-17 14:13:57 阅读: 次 字体:
织太((嗯首po

? ? 放个东西上来喔~之前填坑填很久还遇到段考(?-﹏-`;)

以下正文ouo

====================================================================

? ? 从未有过的想法----想要实现一个梦。或说,做梦对我而言实是如此奢侈,但那是你赋予我的……

? ? 如果待在哪儿都一样的话,那就去救赎的那一方吧!我相信你做得到,因为啊……你是我的朋友……

? ? 你的时间随着你咽下最后一口气后终止,而你将你的梦想托付给了我—一个甚至没有灵魂的男人。我啊,有时候想着,何时呢?会有个人将我从这腐败了的世界解脱出来?想要懦弱的蜷缩在黑暗的角落,等待谁人照亮人心的微笑。是你吗?那个改变我的人?

? ? 可是,一切在那声枪响后,全被粉碎了。从此之后,你消失了,我的世界安静的令人恐惧。我所剩下的,不过一张照片以及你的话语,沿着水晶吊灯折射而出的光影流泄进了心池至深之处,一直一直,我都记得,你的梦想。

? ? 终有一日,在那看得见海的房间。

? ? 终有一日……

? ? 有一日……

? ? 终。

? ? 如此信任,你是个多么强大的人;冬阳般的笑靥,你是个多么温柔的人。那抹背影、那双手,至今依然清楚的告诉我:「因为啊……你是我的朋友……」

? ? 因为啊……我是你的朋友……

? ?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如果那天,我紧紧抓着你的手不放,那么你的生命是不是就可以不必于枪响后凋零,也许也许,终能迎来那看海的终有一天。

? ? 可惜了,时间啊!是这世间最冰冷的杀手。

? ? 但是,如果一切重演,我应该仍然会选择放手。

? ? 因为啊,你是我的朋友。

? ? 在失去了一切之后悲哀的幸存着的你,或许也就不会是你了吧!就不会是我所熟悉那个人了吧?如此情形,我不想见。

? ? 然而那最后的话语,也是最重要的,我却怯场似的忘了告诉你,现在,只能对着那被夕阳灼红的海面叫喊着—那你再也听不见了的……

? ? 我爱你。

? ? ?

? ? 终有一天,当你成为小说家,也快些将我从这腐败的世界中解放出来吧! ? ? ? ? ? ? ? ? ?

? ? 人活着,不过为了使自己获得救赎……至少我是如此认为。

? ? 佛曰六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现在的我啊,生亦罪、死亦罪,此身已病、此心已死,我与深爱着的你天人永隔、与我所怨怼的那虚伪世界再度相会。虽然我并不相信神的存在,但祂的话语竟是与我如此契合,我想,大概没有人比我更适合「悲苦」与「不幸」之类的词眼了吧!

? ? 一直以来,我生于黑暗。漆黑的世界里不适合弱者,即使是游戏,却仍然强烈现出那弱肉强食的残忍人性—小孩子是比大人还要残酷上好倍的。他们可以轻松切断老鼠的尾巴,然后再把牠丢进灌满水的笼子里,老鼠的惨叫哀嚎,在他们耳里竟是愉悦的旋律……

? ? 小孩是比大人残忍的,这个道理我从小就懂得,因为啊,我就是那可怜的老鼠。

? ? 体弱多病又年纪最小的我身在这个世界里亲身体验到了那残忍至极的冰冷。

? ? 总是被忽略,没有人听见你的任何一句言语、被欺负了也没有人可以告状,因为大人们都喜欢那些强大的孩子,反而是责怪我的懦弱。

? ? 被囚禁、毒打,因为大人们相信这样才能造出坚韧的人格,我是被他们扭曲的,而改变通常来的很快。

? ? 在被囚禁于地下室内的某个夜晚,我决心不再以真性情过日、不再以真诚的本心对人,因为那被我认为是软弱的象徵。

? ? 我要把自己武装起来,我要变成强者,以那复杂的脑袋,击垮那些发达的筋骨;以强大的异能,削弱他们的过分的信心;以严厉的声色与残酷冰冷的行事作风,让那些人都成为我的阶下囚,最后在用懵懂的傻笑,模糊大家对我的印象。

? ? 在某日夜里我把那些曾经跟着大人们一起嘲讽我,甚至伤害我的那些人,全杀了。

? ? 我打开了邻近我们房间的厨房的瓦斯。等到最后的引暴声响起后……一切都太迟了,喔!是对他们而言太迟了。

? ? 我还记得,那当中有个人被炸烂了腿,扒着我的衣服向我求救。

? 「太宰啊你小子……救救我,好吗?」

? ? 好啊……

? 我默念着这个答覆,然后拿出某个老前辈为我配好的枪,一声枪响,结束他的生命。在那血花与脑浆喷炸的现场,我只感到手枪的后座力让我的手腕疼痛,而至此之后,我便再也不需要任何感情,或说,是感觉不到任何这个世界温度。

? ? 那时,我年仅十岁。

? ? 是你们扭曲我的……

? ? 而负责带领我们的大人们在知晓此事以后,他们没有责备,反而用一种令人恶心的微笑,在事故报告书中写下意外爆炸这几个字。

? ? 呵呵呵呵……那个孩子真的长大了呢,他们扭曲的笑容,深深映在我的心底。

? ? 真是个天生的黑手党呢的……首领如此对我评论着。之后,我便开始待在首领身边,成为他的直系属下。

? ? 而后我变成最年轻的干部、大家对我的感觉只剩敬畏,我要他们记得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太宰治。

? ?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 ? 而成长背景跟我完全相反的你,自幼就是众人瞩目焦点,深思熟虑、动作敏捷,俐落的行事—实至名归的「杀手」。在多对组织混乱争权的时代,你步入战场风云。

? ? 尸横遍野,你独立于其中,几乎消灭了好几个组织,仅靠两把手枪。

? ? 直到你读了某本遍寻不着下卷的小说,直到你听了某个老人的一席话:那本书的下卷真是烂到透顶,唯一能让这本小说维持完美的方法,就是由你来写完下卷。

? ……想要写出好小说,要有一双乾净的手。

? ? 于是你默默阖上了书皮,仔细思考了一整个晚上,而后,吊挂在你胸旁两侧的手枪,就再也没有出过枪套、更别提上膛了。

? ? 从此,断绝了你的杀手之路,断绝了在这个世界里的「前程」。

? ? 最后一次各大组织混战的战场之中,某个天生的「杀手」骤然引退,放弃了他的舞台,就此被人们遗忘,成为底层成员。

? ? 扶养着那些在混战中失去倚靠的孩子们,你不顾众人眼光、不顾各种威胁利诱,为了成就那个梦想……终有一天,在那看得见海的房间。

? ? ……我想当小说家。

? ? 想要写出好小说,要有一双乾净的手。

? ? ……所有的事情,即时改过,都还来得及。当那个终有一天来临时,你定能完成这本小说。

? ? 这件事情,早已听你说了千万遍。但我却丝毫不感到厌倦,反而觉得你是一个很强大的人。

? ? 有谁愿意为了一个也许不会实现、甚至可能是奢侈的「梦想」,拼上自己的一切,那个人是你;有谁愿意将他人加诸于自己身上的镁光转移,牺牲自己、换得给予他人的救赎,那个人是你……

? ? 你就是那个……救赎我的人,以你的性命,换得我的救赎……

? ? 人都是为了替自己得到救赎而活着……最后,你给的答案是那气若游丝的「是啊」,连你也是吗?为了救赎自己而活着、而救赎他人?

? ? 我与你,在成长的过程中都有着一次重大的改变,可是你与我完全不同的:多么强大的一个人啊!你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改变,然而我呢?不过是被那可笑的他人的价值观所扭曲,囚禁着我的真心。

? ? 明明生在完全相反的两个世界中,我俩却一见如故,或许是差异产生了互补的功效,跟你在一块的时候,总觉莫名轻松:不必严声厉色、不必装疯卖傻。 ?

? ? 真心的笑了,是因为你某个无心的口误,随即又严肃的敬佩起来,因为你提及了你的梦想。

? ? 如次受人牵动且真心的情绪,依然以那锐利如刃,一刀刀刻着往日的情景—无论过了多少年,我不会忘记,那夕阳染红的横滨港,我和你坐在港边的消波块上听那浪潮、望那货船。

? ? 是啊,那段时光我真的难以忘怀,那时的我,如此幸福着;自拥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被人爱着。我一直以为,我已经不需要任何来自世间的情感了,直到,我们在某日向晚,在那横滨港边,我述说起了那年十岁时发生的「意外爆炸」事故。

? ? 竟然,我落泪了……

? ? 竟然,我希望有人能够将我揽入怀中,希望有人能够的到安慰……

? ? 竟然,如同孩子一般……

? ? 而这么做了的人,是你。

? ? 强壮的手臂将我搂入宽广的怀中,轻轻按着我的头发:「果然不过是个孩子啊……」

? ? 在你的话语中,我突然醒悟了,一直以来,我不过外表成熟过度,内心却只不过是个渴望被爱着的「孩子」。

? ? 是啊……希望「被爱着」才是我的本心啊……

? ? 一直以来,我不过作为被扭曲了人格的傀儡。

? ? ……我完全,用错方法了呢!也怪不得会和我所希望的「被爱着」背道而驰,我是个失败的人呢!

? ? 真的很失败很失败啊……既无法成为那真正不需情感过活的人,也无法就此顺着我的本心活着……是个彻彻底底的弱者啊!

? ? 不过是个孩子啊……

? ? 但是你的这句话,语中带着委婉的宽慰,如此温柔。我甚至产生了错觉,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孩子,能够尽情的在你怀里释放我的情绪,于是我大哭了起来,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如此痛哭,在你怀里。

? ? 但那时的我啊,是感到如此幸福……

? ? 自那之后,我就更常待在你身边了。我完全体认到,你是一个多么强大的人,任何伪装在你面前都会破碎,所以啊!与其佯装着那因为早被识破而变得可笑的老虎,不如就蜷缩进你怀中,当一只温顺的猫—你专属的猫。

? ? 偶尔,趴在你背上,踮起脚尖将头枕在你的肩膀,甚至撒娇似的扭着头,用头发搔着你的脖子。

? ? 偶尔,你会将我脸上松开了的绷带束紧。

「嗯……织田作,今天可累坏了,背我背我……」即使是如此无理取闹的要求,你依然会露出那无可奈何的微笑、搔搔我的发,而后俯下身将我背到你的车上,然后两人一同前往黄昏的横滨港边。

? ? 或许你不晓得,跟你在一起的时光,是最最幸福的。终于有一个人可以接纳我、愿意倾听我,甚至不厌其烦的拥抱着我的伤口、安慰我。

? ? 于是乎,我再也无法离开你了……

? ? 喜欢……?那好吧,就这么一直下去好了,一直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呐,织田作……如果啊!有人他说喜欢你的话,你会怎么做?」

? ? 那是某天夜晚在银座小酒馆里,某个无心的问题。

「嗯……我倒是没有想过这种问题。」出乎意料的,你没有给予我回应。

「哎哎哎,你倒是认真想想嘛……」

? ? 得不到回应的我,将脸颊贴在吧台上有气无力的喃喃道。

? 「嗯……大概会跟那个人说『谢谢』吧!毕竟自己也没甚么把握可以照顾人家啊!还要考虑是不是自己喜欢的人吧?这怎么说的清楚呢?」你搔搔头,像是在不解为何我这么问。

? ? 啊!是啊!你是个如此谨慎的人。而我,如此鲁莽的问了这种问题,那么也就代表我们这样的关系也要随着这愚蠢却无心的问题破裂了吧……毕竟都问了……

? ? 是吗……我微笑着。第一次,在你面前努力地伪装着。

? ? 然后我听见了泪水滴落的声响如雨。

? ? ……果然马上就破功了。

? ? 「那你可要好好地跟我说『谢谢』喔!因为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最最最喜欢你了喔……」在你面前,我把那明知不能说,却是真心所想的话语,一遍遍的重复着,和着眼泪含糊的喃喃着。

? ? 身为一个男人,却喜欢上男人。

? ? 我果然是「病者」,一个注定被世界放逐的「病者」,这就是我的本质—懦弱与过度依赖。

? ? 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抬头再次望向你的脸,你一语不发,和我一样低着头,似乎在思考些甚么。那是我从没见过的你。印象中,不管你做任何事,瞳眸中总是充满了确定与信心。然而现在的你似乎正犹豫着甚么。

? ? 然后,我就被一个宽大的肩膀接收了……

? ? 你温柔的顺着我的发,抚着我的脸颊。极度温柔的你,和那抽泣着的我,两人相拥着而不发一语。

? ? 直到哭泣声停止于吧台,小酒馆内又响起了水晶杯互相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响。

? ? 而撞见这一幕的老酒保,也不过咯咯笑着问道是否新到货的威士忌力道太强。

? ? 或许那是一个原因吧!我一直很会控制饮酒的量,不像某个矮子,但是那一天晚上我却喝个烂醉。酒的劲道太强或许是一个原因吧!但是更多的成分是—因为我在你身边,完全完全的不必提防,你就是个令我如此信任之人。

? ? 自那之后,「朋友」这种关系便在我们之间变得很微妙。

? ? 我俩在这浩瀚的世界中,邈如沧海一粟,平凡而微小;然而我们在彼此的心中啊,却是如此伟大而不凡。

? ? 啊啊!现在想起来,这些时光,真是不切实际的令人怀念呢!

? ? 四年前的某天,你走了。然而四年后的今天,我依然记得一个名为织田作之助的人,依然记得他是一个多么强大的人,依然记得我们所一起度过的时光,依然记得他所说的话,依然记得……

? ? 你是我的朋友……

? ? 四年前的那天,你走了。我才发现,一直以来,都是你在呼唤着我的名字,而当我终于回首,当我呼喊着你的名字、责备着你是个笨蛋的时候,你却再也听不到了。

? ? 再怎么撕裂灵魂一般的呐喊着,你都接收不到了,因为你走了。

? ? 啊啊!我是个多么不懂得珍惜的人……

? ? 那么,作为朋友,我唯一能够做到的,或许就是好好珍惜这那你留给我的……

? ? 去做救赎的那一方吧……

? ? 你走了,但是你给了我……我的未来。

? ? 谢谢你……

? ? 四年前的今天,你走了。而四年后的那天我站在你的坟前,手中捧着花束。

? ? 将手中代表着纯洁友谊的那黄玫瑰轻放于面前冰凉的石板。

? ? 风微微吹起,搔弄花瓣……

? ? 我想起答应了你的那一切的一切,就如同我在杂沓的足音中,寻找着那抹熟悉的、令人安心的背影。

? ? 也许在未来的某天,我会在那看的见海的房间……

? ? 也许在那一天,我可以将我俩的故事编进那小说的下卷……

? ? 而四年之后的今天,我依然笑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谨以纪念我的朋友,织田作之助

    标签:的人,是个,在那

    赞助推荐

    石原拟于今日成立新党 力促年内解散众院
    蒯辙元:“真普选”是香港反对派的惑众之言
    警察酒后枪杀米粉店女店主被刑拘
    胡春华接替储波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
    菲律宾参议长称应由菲外交部解决中菲领土争端
    解放军后勤装备首次出现在阅兵式上
    葛兰素史克代表有全国医生名单 行贿系公开秘密
    警方称首都机场爆炸者曾上访多年
    盘点博鳌论坛的明星身影
    计划有变,为何是她兼任统战部长?
    美欧日就中国限制稀土出口再次诉诸WTO
    罗援:日本右翼的歪理邪说根本站不住脚
    肖余恨:被“泄露”的国企工资表是否是孤例?
    王富玉当选贵州省政协主席
    男子利用高科技赌博获刑 骰子可遥控控制大小
    蔡继明委员:房地产调控松动将面临灾难
    美媒:钓鱼岛非日本战利品 其领土主张无说服力
    王敏定律:?个落马者都是两面派
    美国学者称若中方抵制日货将重创日本经济
    股市暴跌与近期一连串事件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