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最新:纸牌屋何以三而不竭视频:面对新闻界-专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瞬雨:“守护XP”,有人想浑水摸鱼视频:新疆喀什致17死袭警案2名主犯被执行死刑终于在太空中看不到长城了王聃:尸检报告远非瓜农死亡事件的终点茂名原公安副局长:套现公款哄领导开心不算贪污监察部部长马?:难以拿出裸官数据葛剑雄委员:教育公平前提是社会公平王石川:“征你一头牛,补你一只鸡”该改了王石川:暴打儿子绝不只是家事王石川:专家扯茶叶蛋难免得罪“穷人”目击者讲述南航空姐被打事件 与官方调查有出入环球时报:毛泽东的功绩和领袖人格都打不倒菲律宾轮船沉没已致7人死亡5人失踪白宫宣布奥巴马将于18日会见达赖喇嘛美称东海争议升级对美毫无益处望中日重新接触
欢迎访问app下载中心520!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

结劫 (SpeXial 宏晋同人,古风,BE,完结)

来源:网友投稿 时间:2019-07-21 01:13:02 阅读: 次 字体:
结劫 (SpeXial 宏晋同人,古风,BE,完结)

结劫

天丰八年,大琰国朝

现今皇帝罗宏正正坐在那万人之上的龙椅上,眉头紧紧皱起...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一个外貌看来慈祥和蔼可言语却带着股凌厉之气的长者向前一步并朝端坐在椅上的人弯腰一挹说「陛下。您如此也不是办法啊!您是否是真的无法?」

宏正揉了揉隐隐做疼的太阳穴「爱卿何出此言?」

「现在他人都在议论了!尤其是......」

只看到坐在椅上的那人挥挥手「朕知道了。今先退朝吧!」

只听礼官喊了声,众臣们是先弯腰进行告退。每个人都是愁眉苦脸的往大门外走去

这时,宏正却突然命令「请左相留下。我有事想跟他讨论」

两人,一个端坐着、一个直站着

那个站着的人对坐着的人神情极为恭敬可却不显得太过

坐在金黄色椅上的那人开口说道「爱卿可知朕为何找你吗?」

「恕臣愚昧,我不知道。在此特请皇上告知!」站着的那人,面目清秀并不是说特别好看,但身上的气质是让人难以忘怀的那种

「晋儿,你何必如此呢?」沉稳的声音加上这个许久未闻的称呼,让站在底下穿着官服的他不经可见的颤抖了下

「陛下...虽然我俩已认识许久。可...皇上现今不是从前了。还是就这样吧!臣先行告退」

看着他的背影,宏正轻声而叹「伟晋,你可知朕对你的心意吗?」

月色笼罩,寒雾弥漫

霜花在绿叶上显得特别刺眼,一只白皙的手将那叶片托起,手的主人眼眸低垂没有任何的精神...他,失眠了

「主人,需要小的沏一壶茶来吗?」身边的人弱弱的问...

他察觉自家主人好像从早朝回来后就有些不太对劲。平时会看的书都不看了,也不书写跟墨画。眼里还是含着笑意却不到眼底,嘴角的弧度是有些生硬

「不了。你先去休息吧!让我待这就行」

「可是......」

伟晋无奈的回过头去「不听话了?你先休息。我等会就进去了」

「不是,是因为...今晚的...主人不多添衣物吗?」他低下头来,真切的关心问候

「不用。小安子,你别担心了!」

隔日一早,宏正还是一如既往的坐在那龙椅上,神情还是跟平常一样。没有因为昨天的事情而有任何变化,但当视线扫到某个位置时,他的眼神似乎是有些改变

他招了招手示意旁边唯唯诺诺的人问道「左相呢?为何没上今日的早朝?」

「回陛下。黄左相今日身体欠安而告假,据小的所知好像是得了风寒」

「是吗?那朕知道了」宏正低声喃喃

退朝之后,宏正带着一人走到一处宅子

看着略微老旧的木门,他无奈摇头...明明就已经是处在高处的位上,为何还是不愿改善自己的生活,这样...别人是不会说他什么的啊?

小安子无意间走了出来,看到那思绪明显远走的宏正连忙跪下身去可却只喊了声皇上却再也不知如何开口「皇上......」

「你起身吧」宏正看着眼前不敢望向自己的人「听说,你主子染上风寒了啊?」

「嗯,是颇严重的,正在床上」

「那我想探望他,可以吗?」

小安子睁大了眼有些惊讶「嗯...蛤?!喔~那小的带陛下前去」

一矮一高的身影前后的走进了厅里

那房间的摆设让宏正是有些讶异...那么多年来都完全没有改变

挂在墙上的小桥流水图,放在柜上的白玉瓷花瓶。这些都没有改变...那他对于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疏远呢?

是,他被选为太子的那天?

是,他们俩逐渐长大之时?

是,他登基成皇帝的时候?

是,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

宏正负手绕了厅堂一圈,眉头微微皱起“怎么那个不见了?他没放在心上吗?嗯...不可能,以晋儿的个性这是不可能的...”

小安子默默的站在一边,头低的不能再低,两手垂在身旁。

视线微微瞥过宏正,但...他一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宏正原先笑着却突发皱起眉来然后神情整个严肃起来,这感觉彷佛是因为自家主子的关系而发生的

「嗯,你叫何名?」宏正看向一直静静站在旁边的小安子问道

「我...我...主人有帮我取名,但大家都习惯叫我小安子」小安子细声回应着

「何名?意义?」宏正边问也边想依照伟晋的个性及想法会帮眼前这人取作什么名字

「安乐。据...据主人所说...这是希...希望能够平安...快...快乐的意思」小安子的语气止不住的颤抖后来又突然说「啊~陛下。请跟小的来,主人在内房里休息」

宏正先走在前头,小安子则是随侍在侧

两人什么话也都没有说,因为...无话可说。他也不好意思去问伟晋这几年的状况

太久没有互动,唯一的互动便是在朝堂之中了!

「陛下...」站到床边,小安子一手伸向床上的人并弯着腰「那,小的就先出去了」

小安子转过身碎步的快速走去外头,他知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这两点是作为个手下最需要的。尤其是像他这种,在宫里是最被看轻的那类人。只有这样子,他才能做到所谓的平安快乐无事的...活着且老死

「呜...呜...好热」在床上的人翻来覆去细声呢喃「不舒服......」

宏正拿起水盆里的巾子拧乾后温柔的替昏睡中的伟晋擦拭着「唉,朕对你如此,你为何就是感受不到呢?」

在昏迷中的伟晋则是不断呓语着,先是呼喊着他爹娘并不断的哭泣,而宏正也因这样心疼着他用手背拭去他滑落在双颊的泪。

当宏正看着伟晋清秀却因染上风寒造成苍白的脸庞,思绪又突然飘远...就这样不受控制的在他额上吻下。

轻抚着他的脸,让他回忆起小时候...他们相互打闹、一起读书、观看夜空还有无心的恶作剧,这些都是他们曾经做过的。可不知何时开始...他渐渐的远离自己,什么话也没说,这疏离来得突如其来毫无预告

「阿正...」

这软软的声音,让宏正甚少出现什么表情的脸上浮出了那被人称为惊讶的情绪

这亲昵的称呼,已经好久没听到了!现在再次听到...心中感到一阵暖流经过。原来,他还是记得自己的啊?就算是在梦境也好,只是这样...这样也好...

「我喜欢你...阿正...阿正...你在吗?我...真的好喜欢你,我喜欢你...」伟晋不断的呓语着,手紧紧的拉住宏正的长袍

「其实朕也是喜欢你的,你知道吗?」宏正摸着伟晋的手,想了下却还是将他的手给平放在胸前「但,晋儿......你可知,我对你不只是喜欢而已啊~我对你......」

站起身来,宏正探入衣内拿出一只玉佩

这翠玉跟从前自己赠予伟晋的那只白玉是一对的,在这世上也就只有他的那块玉是能够和自己的配在一起

正准备要走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有些沙哑的声音从自己背后传出...这声调使得自己对他感到有点心疼,他原本温润的音色因为染上风寒而变成如此。

「皇上......」伟晋看到那熟悉的背影后先是有点吓到,再来便是连忙下床跪下问好「皇上怎么来了?」

「真是的!休息吧!别这样了!」宏正听到那声响后发现伟晋跪在地上,信步走去将那人给扶到床边坐下

感受到旁边这人的温暖,伟晋不禁心头一跳...自己怎么还是像以前那样,对于他...自己还是无法控制内心的感情

也就是因为这样...自己才会选择退步,让自己和他疏远。但又自私的不想离他太远,所以才会如此努力到现在的地位,只有如此...自己才能跟他靠得近一点

「陛下...您的手...」伟晋频频想要挣脱开宏正的手却怎样也使不上力气

「晋儿......」宏正压住伟晋的手「朕...想和你在一起!跟朕...跟我在一起吧!」

「可是...我和皇上...我们不行...嘤呜...嗯嗯...」伟晋尚未说完就被宏正给吻住了

这个吻,非常的温柔但又带了点霸道...对于伟晋来说,这就跟宏正这人是一样的

两个人就这么逐渐越抱越紧,彼此的温度相互交流着。伟晋的脸庞因为亲吻过度而变得泛红,手直直抓揽住宏正的背不想放开

宏正让伟晋平躺在床上,从上方往下看着他「好了,那...跟我在一起吧!」

「可...可是...我们不是以前那样了。陛下现在是一国之君...我不能这样...」

「别叫我陛下了!叫我正!」宏正边抚摸着伟晋略显苍白的脸孔边在他侧身躺下「你知道我真的很喜欢你,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我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

「太多了,我没办法诉说。可我知道,就是这些才会让我对你念念不忘」

「就算如此。我和陛下...正...你的身份...」

「即便如此,那又何妨?」宏正挑眉一笑

「那众娘娘们...」

「我对她们毫无感情可言。若她们敢说什么,她们又奈我何呢?」

「百官呢?而且......」伟晋先抓住宏正有些下垂的袍袖但又还是选择放开,眼眶有些红肿...这样无助的模样任谁也想像不到他居然是一个国家的丞相

「一样。他们能奈我何?晋儿...别担心了!我会保护你的!我...会在你身边的!我呜...」

伟晋抬起身子来主动吻向前去,宏正略薄的嘴唇被伟晋青涩的用舌尖勾划出形状。而他这样的行为无疑是点燃了宏正的慾火,宏正他紧扣住伟晋的后脑勺让自己跟他更加靠近一点

两人的衣袍渐渐剥落,幔帐拉下之后隐隐约约的透漏出两个交缠的影子,若有似无的呻吟声及喘息声在这房里缭绕。

休息了半晌后,两人又因情到深处不自觉缠绵悱恻的亲上并且将彼此拥入怀中恣意吸取那只属于他的味道。

「嗯...正...嗯再来...正...」伟晋微眯着眼,望着在自己身上的宏正「还要...嗯啊~啊~好...好深...」

汗珠一颗颗的沿着宏正的脸庞滴落,健壮的身体在有点暧昧不明的灯光下显得更加好看「好,你听话,慢慢来」

一个挺身,下面的人略微的颤抖一下,原本忍耐住的泪水却还是忍不住滑落。脚攀上宏正的腰,大声的喘气且呻吟着「哼...嗯...正...我...我真的...好喜欢你...嗯啊~」

「我知道了」

「正...谢谢你...谢谢你喜欢我...啊~嗯~好舒服~~我也...我从以前...呼~也都一直...哼~都喜欢着你了」

听到伟晋这样的话语,宏正就感到莫名的开心...听到他这样的告白,他觉得...这些比起众人跟自己所奉承的话语是还要来得能让自己开心

奉承的话,他早已听的太多,那些话都是半真半假的。如果当自己有天不是站在这个高位,那他们又会怎么说自己呢?

一天一天的过去,他们俩还是如同往常一般...一人还是端坐在被人景仰的高位上,另一人则是不卑不亢的站在他的面前。

在外人所不知的另一面,他们早就确认了彼此的心意和感情了

春来了,落樱纷飞于半融的江面之上

夏来了,青色的杨柳随风飘逸且摆动

秋来了,红枫洒满在山丘的那片林中

冬来了,寒风袭来白雪遍布在这宫内

一年,平安度过

但越过,伟晋却越是害怕,他总是担心自己跟他的所有会被其他人发现...甚至是会害了那个自己所喜欢的他,那个被自己所一直爱着的宏正。

在某一天,冬末初春之际

一剪白梅装饰于在这院子里,寒风冷冽的吹拂过脸,伟晋坐在椅上拉紧身上的披肩,风却还是直直灌入

端起石桌上放着的热茶啜饮一口...

淡淡的清香味扑鼻,方才饮下时是有点苦涩但当茶汤缓缓入喉之际那韵味是回甘的

轻阖双眼,冷风呼呼的声音在耳旁作响

白皙的手上捧着一盏用瓷杯所盛的茶,平静无波...就如同他现在的心情一般

「主人!!完了完了......」小安子连忙快步跑进并不像平时那样的温文沈静,大声的嚷嚷着「您和皇上的事被发现了...啊~怎会这样呢?」

在听到这消息后,伟晋的手微微一颤,但却又尽力的保持语气的平缓「嗯。早就知道会有如此一天!没事的......」

「可...可是...这次这事是右相大人和......」

「别说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天下哪有父母是不替自家的孩子着想呢~更何况...好了,这事...就这样吧!」

小安子尚未说完就被伟晋给打断了,看着自家主人淡然温润和煦的浅笑,小安子就止不住想哭的情绪而落泪

「唉~别哭了」伟晋无奈的说道,但他一想到宏正的模样以及他的话语,晶莹的泪珠也在不知何时无声的落下「呼~我书橱中有个暗柜,内有一封信,帮我交给...皇上吧...」

「嗯。小的知道了」

看着那瘦小的身影匆匆忙忙的在这宅子内跑来跑去又大步的往门口跑去后,伟晋无法压抑的情绪才真正崩溃...为什么最后还是会这个样子,之前努力的远离他,就是害怕会像今天这样...对于他而言,他宁愿爱过而没在一起过。于伟晋来说这样...对宏正是最好的选择吧!

「陛下......」一个佝偻着背眼神清明身上带了气场是极为让人无法忽视的老人大吼着「您为何要为了黄左相如此?茹妃就不好吗?为何您要和...一男子如此呢!这...到底是悖于常理的!」

「季右相......」宏正抬起头来看着老者「你这么说还不为了你的孙女好。而且...对于她朕可是完全没碰过的,又来你如此之说...不对,或许连她是何人...朕也不知呢~」

「但你可知...如今,黄左相早已知道了呢!依我对你俩的认识...他...极有可能...」老者的眼神突然转化凌厉起来,嘴角上扬成一副老谋深算的轻笑「那...小的有事就先走了,下次再陪陛下聊聊」

当老者走出时,遇到那连忙跑去通报的小安子被侍卫挡在门外。脸上的笑看来是有些不怀好意的,约略后退一步...「你好啊!有何事需相报皇上吗?」

「季右相......」

正当小安子被老者有意无意的找碴时,宏正透过窗子看到了一切,他神色愤怒的走出且站在两人之间「季右相,你何必为难一个小太监?人言...宰相肚里能撑船。依朕看来...你...季右相你饱读诗书应该懂朕的意思吧?嗯~」

「我......」

转身之后,宏正朝小安子关心问道「你主子呢?还好吗?带我过去吧!」

「嗯,那陛下请跟小的来......」

细雪飘飘,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洒下

两人快步的走在老旧的石版路上,又是一阵无话可说...

宏正紧捏着一封信跟在头低到不行的小安子身后,心头猛然一紧...总感觉好像会发生什么事

等到他们俩走进那宅子,突如其来的强烈冷风将小安子吹得站不太稳而宏正呆站了一会儿,心头浮现出不太好的预感便什么也不说的冲了进去

当宏正一踏入房内,眼前的画面让他手中紧握的信纸飘飘落地...

木床上坐着一个男子,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庞隐隐约约有两道未乾的泪痕,淡色的薄被盛开朵灿烂的红花。手臂自然的垂下...再往下一看,沾染着鲜血的匕首在某个角度看去还泛股深紫色的光...这匕首的主人好像是坚定了某种信念,居然在它那银白的弯处淬上剧毒

www.yabovip17.con亚搏体育“给正,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了。其实此信,我早已书写好了。若你知我这样选择,也请不要责怪他人...尤其是小安子,他什么都不知道。陛下...臣极为感谢您对于我这样深沉的感情。可,我实在无能接受...若非是臣不行,是这世上还是无法容忍我对陛下的感情是如此的。因此,我必须这样选择。还有,我担心...他人会藉此伤害了你,我先走了!来世再见。

还有,陛下,容我提醒...季大人他的党羽已经准备就绪,极有可能会有反叛之心!请需特别注意他和他的孙女茹妃娘娘。

愿陛下,身体强健安康... ? ? ? 臣 ? 黄伟晋 ? 绝笔”

大琰国 ? 天丰九年 ? 冬

左相黄伟晋在自家宅中留下一封信后便安静的离去...到他所和人约定好的下世了

隆冬已过,大琰国之君罗宏正在开春际时便开始调查已逝左相所留信件里诉说的一切事实并磨刀霍霍的斩杀右相和其九族,然后将他的反叛党羽关入天牢...择日再判亦是立即斩首示众

在许多年之后,蓄着长胡的皇帝一样还是按照他多年的习惯,来到这许久没人居住的老宅内坐了一个下午,旁边站位个头高瘦头微微低下的青年

「你的主子,这几年还好吗?」

青年回应「回陛下,我相信主人会过得很好。主人他...会很高兴的......」

「是吗?那就好...他就不知朕对于他的行为会生气的吗?」穿着比平常简便的皇帝用少见的无奈语气开口「晋儿...你怎么还是这么一意孤行呢?就不知,朕会生气的吗?」

这话一落,青年和皇帝便直直待在他们所说的那人从前最喜欢待的地方回忆着那个人的所有...对于这皇帝和青年来说,这个人是多么的美好。

可这美好就宛如烟花般稍纵即逝,就和他们被打结套牢的缘分相同,而这烟花的消失...都是牺牲自己让别人看到他的美丽,这场劫难全是烟花的命运,当他开始燃烧之后就无法去避免了!

—他们之间的缘分是一套怎么也解不开的结却也是无法被避开的劫难—

====

写手有话说:为什么说是写手,因为我觉得自己还不太算个正式的作者,所以就用写手来称呼自己了!这篇是古风架空的完全没有任何可以考据的地方,考据党请求轻拍喔~至于…你们要怎么称呼我都没问题唷(≧▽≦)

    标签:陛下,的人,皇上

    赞助推荐

    缅甸澜沧江沉船事故续:14名失踪人员搜寻无结果
    网友称人社部力争工资增长翻番说法无新意
    西班牙专家撰文称日本“购岛”大错特错
    美国高官缘何称朝鲜导弹能打到美国
    网友热议公务员工资标准 多项补助不明不白(图)
    莫言微博回应获诺奖:感谢网友肯定和批评
    澳门特区行政长官将赴京列席全国人大会议
    解放军上将称武统台湾释放新信息
    王敏定律:?个落马者都是两面派
    胡锦涛:扎实推进中朝两个经济区开发合作
    石家庄遭遇大面积停暖 各方正紧急抢修
    胡锦涛抵俄将出席APEC峰会
    男子4200元买气枪打鸟 鸟没打着人被拘
    视频:在厦台商批扁拿台湾人民福址做赌注
    罗志军任江苏省代省长 梁保华因工作变动辞职
    胡锦涛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希拉里
    第15次中欧领导人会晤联合新闻公报发布
    美国总统败选者的出路
    蔡继明委员:房地产调控松动将面临灾难
    联合国:严重关注中国遣返5000名缅甸难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