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最新:甘肃天祝爆炸事件49人受伤 20多名专家协助救治胡锦涛将在APEC峰会期间会晤普京等苏州东方之门建筑造型引争议 拿地九年未完工美方对钓鱼岛不持立场 日外相称请求美理解美媒关注我国卫星发射失利称任务过多舒圣祥:塌桥均无质量问题才是真正的问题王朝明:为百年后“留白”统计显示四川国企平均工资高于私企两万元美称中日若在钓鱼岛发生意外将协助日本防卫英国安德鲁王子为慈善滑降310米高楼秘鲁乌卡亚利登革热疫情已致10死 2千余人患病甘肃兰州回应停车费涨价:有依据可不开听证会葛兰素史克代表有全国医生名单 行贿系公开秘密白富美“相亲大会”,抢眼的中国女孩是谁?美国退役军官涉嫌为俄提供情报可能监禁终身视频:上海市委中纪委领导调研世博局甘肃天祝爆炸案直击:被开除男子点燃汽油
欢迎访问app下载中心520!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

【梦100同人文】第一次喜欢〈疯帽子X哈兹〉

来源:网友投稿 时间:2019-07-21 01:11:43 阅读: 次 字体:
【梦100同人文】第一次喜欢〈疯帽子X哈兹〉

*梦100同人文

*BL不喜误入!

*人物私设──疯帽子〈二十几岁青年〉,哈兹〈七岁小男孩〉,两人第一次见面

*角色崩坏有

*清水、甜文一枚

〈第一次喜欢〉──疯帽子X哈兹

? ? ? ? 悠扬的乐声在会场内回荡,穿着华丽礼服的人们在舞池里踏着优美的步伐交换舞伴,一阵阵的琅琅笑语显示出气氛是那样地融洽。

? ? ? ? 不可思议之国?惊奇梅亚每隔十二年举办一次的国家茶会聚集着来自国内大大小小城市的代表及贵族,联络感情之余顺便彰显一下自家的雄厚财力及人人称羡的权力。

? ? ? ? 有着特殊的半红半黑发丝的男孩瞪着圆润硕大的双眼往四周张望着,第一次参加如此盛大茶会的哈兹好奇地左顾右盼,上下打量着在他眼前旋转飞舞的舞者们。这也不能怪他,毕竟上一次举办茶会的时候,他还在天堂做一只无忧无虑的小天使呢。

? ? ? ? 「唉呀,你该不会是红心一族的哈兹王子吧?」突然出现在自己耳边的女声吓着了男孩,他警戒的往声音源头看了看,一名上了年纪的妇人手拿羽毛扇子,微遮着脸问道。

? ? ? ? 「是的,我是哈兹。」弯下腰,哈兹做出行礼的动作,他可没有忘记母亲大人给自己的交代。

? ? ? ? 遇到贵族们要行礼,要将「请、谢谢、承蒙您的关照」挂在嘴边,笑的时候只能露出前四颗牙齿。如果遇到礼仪的问题的话,最好的老师便是这次负责举办的──疯帽子先生。

? ? ? ? 想到这,哈兹再次向四周观看,他一直都很想看看受到母亲大人大力赞赏的疯帽子先生究竟是何方神圣。

? ? ? ? 「哈兹王子,请问你今年几岁了呢?」妇人的话语拉回他的意识,提醒着还有女士正在跟他谈话。

? ? ? ? 「是的,我今年七……」话还未完整地脱口,一抹亮白色的身影吸引住他的目光。白底金色花纹的西服修饰出男子的修长身型,金黄色的发丝绑成一束静静地垂挂在耳边,华丽的高帽装饰着紫色的蔷薇花,男子嘴边勾勒着好看的弧度,令哈兹不禁看得入迷。

? ? ? ? 查觉到男孩的视线,妇人跟着朝往那边看,「哎呀,是这次的举办者──疯帽子先生呢。哈兹王子去搭话看看吧?」语毕,妇人轻摇着扇子向一旁的男伴走去,留下哈兹一人。

? ? ? ? 好、好漂亮……

? ? ? ? 疯帽子的身影倒映在哈兹眼底,明明是和平时的空气没什么不同,但他就是觉得男子周围像是洒上金粉,亮晶晶的。

? ? ? ? 就像是有镁光灯打在男子身上,令人移不开视线。

? ? ? ? 哈兹迈开步伐,无自觉地往疯帽子身边走去。前来的贵族们聚集在疯帽子身旁,他看着他优雅的端起瓷杯,抿了一口浓郁的红茶;看着他弯着眼和各个大人物谈话;看着他因察觉自己的视线而回眸,并给了他一个微笑。

? ? ? ? 不知怎么的,哈兹感觉到脸颊有点燥热。他害怕被疯帽子看见他直盯着他看,却又舍不得从那抹牢牢吸引自己的身影移开视线。

? ? ? ? 「怎么了吗?」看着满脸通红的小男孩睁大着眼看着自己,疯帽子单膝跪地的和他平视,「是红心一族的哈兹王子吧?您好,我是疯帽子。」他脱下高帽,垂下头,低着眼帘向哈兹说道。

? ? ? ? 「您、您好,疯帽子先生。」笨拙地回礼,他怎么样也没有想到眼前漂亮的男人竟然知道第一次参加茶会的自己。

? ? ? ? 疯帽子勾起嘴角,那抹从容优雅的笑容再次在哈兹眼底闪耀,「那么请享受今日的茶会,很荣幸和您认识。」

? ? ? ? 愣愣地看着男子离开,他竟感到有些不舍,却又带点异样的雀跃欣喜。

? ? ? ? 光是疯帽子知道自己的名字就够他开心了,更别提他还说了「很荣幸和您认识」。

? ? ? ? 就算知道那只是一句客套话,他仍旧觉得自己好像飞到了云端,轻飘飘,又暖呼呼的。

? ? ? ? 果然,有来参加这次的茶会真是太好了!

? ? ? ? 捂着红通通的脸,哈兹心想。

? ? ? ? 平凡的一切现正都在眼底璀璨闪耀。

? ? ? ? 他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情绪。

? ? ? ? 年仅七岁的哈兹从未感受过这种在心底窜来窜去,虽然陌生却又不讨厌的心情。

? ? ? ? 他不知道这叫「喜欢」,只是很单纯地受到疯帽子的吸引。

? ? ? ? 就像年幼的孩子紧紧盯着橱窗里触不可及的糖,虽然想要,却鼓不起勇气伸手,又怕一个不注意便从自己眼前消失。

? ? ? ? 仗着自己身形娇小,哈兹来回穿梭在人群中。时而躲进一旁的窗帘里,害怕疯帽子瞥见形迹诡异的自己;时而露出圆嫩可爱的小脸,紧盯着那华丽而文质彬彬的背影。

? ? ? ? 真的好漂亮……我也想成为像疯帽子先生一样的人!

? ? ? ? 他的眼底闪着光芒,在水晶灯的反射下更显得湿润光亮。

? ? ? ?

? ? ? ? 当一个人全心全意地去关注一件人事物时,是不会去注意外界环境太多的。

? ? ? ? 这点刚好完美地诠释了哈兹的现况。

? ? ? ? 他只顾着跟在疯帽子的背后,看到他走出宴会厅,他也不假思索地小跑步出,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开满花朵、花香四溢的花园内。

? ? ? ? 而一直跟着的疯帽子,早已不见人影。

? ? ? ? 周遭没有任何一个熟悉的物品,就连一直牢牢跟着的疯帽子也在不知何时消失,哈兹这时候才真正地感觉到不安。

? ? ? ? 但是想想,一直待在这里焦虑不安也不是办法,年幼的哈兹也不知道是胆子大还是少根筋,迈开小短腿便开始在这陌生的环境四处乱晃。

? ? ? ? 「啊,蝴蝶!」有花香处必有翩翩起舞的飞蝶,而小孩子是最会受这种会飞、会动,漂亮且难以触及的东西吸引了。

? ? ? ? 追着追着,他早就忘记了先前的恐惧,只是眼巴巴地跟在蝴蝶后面跑。

? ? ? ? 「爱丽丝……」

? ? ? ? 有着金黄色发丝的男人仰望着层层乌云遮蔽住的夜空,喃喃自语道。

? ? ? ? 好看的柳眉微微低垂,不同于刚才会场中拥有的优雅气质,疯帽子失落地注视着远方,让人读不清的双眸里溢出满满的落寞。

? ? ? ? 「还以为你会参加这次的茶会呢,爱丽丝。」

? ? ? ? 极为爱怜的呼唤女孩的名字,疯帽子的眼神迷蒙,一幕幕与爱丽丝相处的场景跃然于他的眼底,瞬间分不清回忆还是现实。

? ? ? ? 自爱丽丝离开惊奇梅亚已经过了好久好久,久到连他这个活了不知几十载岁月的人都感到漫长,他第一次这么样地在乎一个人。或许是喜欢,又或许只是被她那神秘的气息所吸引,从未体会过的情绪盘据心头,疯帽子只是想待在那位女孩身边。

? ? ? ? 只是想要待在最近的位置,独占着她那阳光开朗的笑颜。

? ? ? ? 世人看到自己给的第一印象往往是「成熟、风度翩翩」等等字眼,只有她,只有爱丽丝才能看见他隐藏在外表下的,那份好奇。

? ? ? ? 那份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够拚了命隐藏住的孩子气。

? ? ? ? 他叹了一口气,勾起嘴角,笑着的他在此刻却令人如此心疼。

? ? ? ? 「哇啊──」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划破天际,右前方的草坡似乎滚落了什么物体,好奇心的作祟引得他收起情绪,起身查看。

? ? ? ? 拨开浓密的草丛,半红半黑发的男孩身影倒映在疯帽子眼底。几片落叶夹杂在他柔顺的发丝上,华丽的小礼服因暴力拉扯而裂开,哈兹泪眼汪汪地看着擦破的膝盖,疼痛在大眼凝聚,却倔强地不肯落泪。

? ? ? ? 「哈兹王子?」声音的乍现令哈兹不禁竖起背脊,查觉到发现自己的人是疯帽子后更是羞赧地低下头。

? ? ? ? 好丢脸……居然让疯帽子先生看到这么丢脸的一面……

? ? ? ? 虽然受伤的痛楚令哈兹想哭,但真正引发泪点的,却是在崇拜的人面前表现出狼狈的一面。年幼的他吸了吸鼻头,成滴的水珠终究还是被地心引力给拉下去。

? ? ? ? 疯帽子看着眼前七八岁的小男孩眼眶泛红,疼惜的情绪流入心底。轻柔地将落叶从他头上抚下,他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在哈兹的膝盖上缠绕,而后打了一个漂亮的结固定住。

? ? ? ? 温暖的大手轻捧住男孩的脸,低垂的眼睑和那双铜绿色的眸子对上。疯帽子像是对待一尊玻璃娃娃般地抚去哈兹脸上的尘埃,接触过的肌肤都让他感到灼热,男孩的脸不免烫红。

? ? ? ? 「真是太不小心了……若是伤到这可爱的脸蛋那该怎么办呢?」沙哑的低喃自疯帽子嘴里传出,晚间的风吹过两人,破裂的语音是那样的若离若及。

? ? ? ? 漂亮的古铜绿染上一丝哀戚,哈兹并不知道为何疯帽子会有这样的情绪,年幼的他甚至不是完全明白那是怎样的感伤,只是看着这样的疯帽子竟觉得胸口闷闷胀胀的,眼泪啪答啪答地掉的更是凶猛。

? ? ? ? 「疯、疯帽子先生……请问您很难过吗?」稚嫩的童音宛如钟声一般敲醒他的思绪,聚焦对上那双泛着水光的大眼,疯帽子这才惊觉自己的失态。

? ? ? ? 勾起官方式的微笑,他故作开朗地说:「并没有喔,劳烦您操心了,哈兹王子。」

? ? ? ? 虽然哈兹对于和疯帽子这么近距离接触感到开心,但他却不喜欢此刻在他脸上的笑容。

? ? ? ? 陌生、远离,脆弱得一触即碎。

? ? ? ? 「母亲大人曾经跟我说过:『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真的很难受的时候,哭是没关系的。』所以疯帽子先生如果难过的话,是可以哭的喔。」早已忘记摔跤的疼痛,认真的小脸仰望疯帽子,眼底的神情就像是说着「请尽情在我怀里哭吧」的那样真诚。

? ? ? ? 听着哈兹像是说着童话故事的言语,疯帽子不禁感到哑然失笑。他微微地拉开嘴角,浅浅的酒窝在颊边凹陷,深邃的眼眸眯起,夜空的月光笼罩在金发缕上,像是仙女的银光。

? ? ? ? 「真的是非常感谢您呢,哈兹王子。」温柔地拍掉男孩身上的灰尘,修长的指节施力握住软嫩的小手。在将哈兹从地面拉起的同时却因为他脚踝的扭伤而踉跄,直接扑进疯帽子怀里。

? ? ? ? 稳稳接住他娇小的身躯,哈兹猛然抬头,闪着晶莹泪光的红眸直直望进深不可测的铜绿眼瞳,小巧的鼻头因撞击力道而泛起痛楚的通红,惹人怜爱的模样令疯帽子不由自主地,爱惜地揉了揉他细软的丝缕。

? ? ? ? 「还真是不小心呢……」他低低地笑了起来,有些坏心眼的加重力道,「请允许我成为您的双脚吧,哈兹王子?」再次蹲下身,疯帽子背对着男孩。俊俏的面容转过,示意哈兹攀上那厚实的肩头。

? ? ? ? 「咦?!可、可以吗……?」对于疯帽子友善的举止,哈兹惊喜的不禁提高语调。

? ? ? ? 「请。」短短一字落下,他先是睁大双眼而后展开大大的、纯真的笑颜,伸出颤颤的双手,宛如膜拜般的虔诚触碰笑着的男人。感情就像是烟花一般的炸裂,「嘣」的一声,在寂静的夜空喧哗。

? ? ? ? 大手牢牢地扶住纤细的腿,背上的人儿紧紧地攀附住颈间。带有红茶香气的发丝在鼻尖张扬,他贪心地吸取着崇拜之人的气息。

? ? ? ? 「疯、疯帽子先生……请问……请问可以和我做朋友吗?」细若一线的语音传来,就连疯帽子本人也没有察觉,自己竟然因为男孩童真的话语,而勾起那带着稚气的唇角。

? ? ? ? 「当然当然,那是我的荣幸呢。不过……为什么会想跟我当朋友呢,哈兹王子?」

? ? ? ? 「因为……因为……」迟迟不敢说出原因,懦懦的嗓声在疯帽子耳里听起来有几分的可爱,「因为疯帽子先生很漂亮啊……我也想成为像疯帽子先生一样可靠的大人呢。」

? ? ? ? 「可靠……是吗?相信哈兹王子一定可以的,我拭目以待喔。」

? ? ? ? 鼓励的话语转换成蜜糖流入哈兹心底,短短的小手收紧,稚嫩的面容埋进疯帽子的纤脖,「……喜欢……」

? ? ? ? 「嗯?」

? ? ? ? 「我喜欢你,疯帽子先生!」

? ? ? ? 甜甜的,软嫩的童音将被皎月下的微风,传达到更长远的彼方。

? ? ? ? 轻柔的将熟睡的男孩平躺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疯帽子褪下外衣覆盖着哈兹瘦小的身躯,深怕进入梦乡的他会着凉。

? ? ? ? 硕大的红眸闭起,眼睫因规律的呼吸而轻颤。怜惜地看着人儿,呢喃脱口而出。

? ? ? ?

? ? ? ? 「我又再一次被一抹笑给救赎了呢,爱丽丝。」

? ? ? ? 〈第一次喜欢〉完 ? ? 2017/3/14

~~~~~~~~~~~~~~~~~~~~~~

哇啊啊啊!!!这里是积欠文债已久的糖块!!!

这篇我想写很久啦XD

最喜欢小男孩和青年的故事了!!!很清水很清水很清水!!!

七岁和二十几岁是能发生什么啦!!!

然后听说这是一篇情人节贺文,身为单身狗的我,只能抱着手机萤幕看着真琴老公流口水ㄎㄎ∩q∩

祝大家,白色情人节快乐!!!〈拉花

    标签:帽子,看着,自己的

    赞助推荐

    视频:沙龙暂时脱离生命危险将停用麻醉药
    王志军:志愿军遗骸回家,历史将记住这一天
    王文伯:红旗Linux倒地令人痛心
    视频:公务机要费案检察官争取十月底前结案
    胡印斌:处置转基因作物不应遮遮掩掩
    美国发言人遭中国记者质问钓鱼岛归属显尴尬
    社会抚养费疑遭计生部门挪用 15名学者建议废除
    石原称有意就购买钓鱼岛与冲绳县合作
    美欧日向WTO提出诉讼针对中国限制稀土出口
    肖余恨:被“泄露”的国企工资表是否是孤例?
    许莽:扞卫核心利益必须不惜代价
    熊建:抓住“退单潮”中的转型契机
    解读日本是否对战争进行深刻反省
    王义桅:核心价值观可以“谐天下”
    环球时报:兰州水污染,三月辟谣四月成真之悲
    讨论人治时别用伪问题掩盖真问题
    石家庄景观灯雨夜漏电致3死4伤 责任部门成疑
    王石川:别误读了“不受理越级上访”
    甘肃山丹1座煤矿发生安全事故 10人被困井下
    胡印斌:“太子辉”背后有没有“保护伞”?